8722am吉林哈尔滨东赵遗址

 东周     |      2019-12-29 15:29

东赵遗址位于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沟赵乡东赵村南,东距郑州商城约14公里,处于夏商文化分布核心区域。

东赵遗址位于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沟赵乡东赵村南、中原区须水镇董岗村西北,处于丘陵与平原的接触地带,遗址处于檀山东北的台地上,海拔120米。该遗址东距须水河约2公里,西北不到1公里有一条自然冲沟,冲沟向东北曲折流入须水河。该遗址东距郑州商城约14公里,北距大师姑城址约7公里,东北距小双桥遗址约9.5公里,西距荥阳关帝庙商代晚期遗址不到2公里。东赵遗址处于夏商文化分布核心区域。 2011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合作研究“中原腹心地区早期国家的形成与发展”课题,对东赵遗址进行了复查,在村东南发现了沟状河湖相堆积,在堆积的底部发现有龙山晚期陶片,在对遗址东部断崖剖面清刮时发现基槽状堆积,初步判断东赵遗址存有城址。2012年春季又对一些重要遗迹进行了分析,确认了东赵遗址有龙山至商末周初文化遗存。 2012年10月至2014年12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对东赵遗址进行了连续性考古发掘与勘探。经过近三年的考古工作,东赵遗址累计发掘面积近6000平方米,勘探面积达70万平方米。经过勘探、发掘,东赵遗址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发现。 一、东赵遗址发现大、中、小三座城址 东赵小城 东赵小城位于东赵遗址的东北部,城址方向为北偏东5°。经过勘探可知东赵小城平面基本呈方形,长150米,面积2.2万平方米。因受土地平整影响,小城城墙仅存有基槽部分,墙体破坏殆尽,城壕尚大多存在。小城东北角被现代取土全部破坏,我们在小城东、北以及南墙都进行了解剖。经过解剖可知墙基宽4米左右,保留最深处近1.5米;基槽内夯土土质较为紧密,土色均为浅黄色,夯层较为清晰,层厚为5~8厘米,但夯窝较为模糊;城壕宽5~6米,深3~5米。壕沟底部均为淤土堆积。三处解剖沟城墙基槽均被二里头一期沟打破,因此,我们判断小城于二里头一期时废弃。同时,在小城东墙基槽内发现的陶器均为龙山晚期,而在南墙与北墙基槽内包含有较多的新砦期陶片,与小城同期的壕沟内出土陶片均为新砦期,因此我们判定小城始建年代为新砦期。在小城内发现有新砦期文化遗存,因后期破坏原因以及小城内发掘面积有限,新砦期遗存发现相对较少。小城内大多为现当代垫土堆积,当时的文化遗存破坏殆尽,因此,小城的布局尚不清楚。8722am 1东赵小城北城墙、城壕剖面 东赵中城 东赵中城基本位于东赵遗址中部,城址方向为北偏东10°。中城基本成梯形,南城墙东西长256米,北城墙长150米,南北长350米,面积7.2万平方米。东赵遗址地貌为南高北低,根据解剖可知中城当时是依地势而建,城墙基槽呈现南浅北深状况。我们对中城东墙、北墙、南墙进行了解剖,解剖可知中城城墙墙体部分多被破坏,多仅残存墙基槽部分;墙基宽4~7米不等,基槽内夯土土质较为紧密,土色均为浅黄色,夯层较为清晰,层厚为6~8厘米,部分剖面尚可见到清晰的寰底夯窝。城壕宽3~6米,深2~3米,壕内均为淤土堆积。解剖可知中城墙基被二里头四期沟打破,城址当在二里头四期时废弃;中城东、南、北墙基基槽内包含的陶片年代均为二里头二期,同时,城址使用时期的壕沟底部出土陶片亦呈二里头二期的特征。此外,中城城垣内外分布有大量二里头二期晚段、三期早段的遗存,综上我们判定中城始建于二里头二期,兴盛于二里头二期晚三期早,废弃于二里头四期。中城南部被商代早期的大型建筑遗存破坏,北部区域因村民多次取土,二里头时期的文化层基本不见,仅残存遗迹底部。现状对探讨城址布局影响较大,根据发掘情况,大致可以推定当时布局情况:在中城东墙中部偏南处,我们发现一条东西向的东周时期路沟,该路沟路土厚达0.5米,道路宽2米,道路两边为中城夯土基槽。路沟两边的墙基内侧明显加宽,此处应该有附属建筑,我们判断此处为中城东城门所在,东周时期的路沟形成应与当时的城门缺口有关。在中城中部偏东的区域内分布有较为集中的地穴式遗存,年代为二里头二期。在部分地穴式遗存内发现有祭祀遗存,此类遗存的性质初步判断为祭祀遗存。另有学者认为此类遗存均为袋装坑,其性质也有可能是仓窖。在中城北部发现有祭祀遗存,推测中城北部为主要建筑区;在中城南部发现有小型房址与大量的生活遗存,该区域应为一般居民区。8722am 2东赵中城祭祀坑 东赵大城 东赵大城破坏较严重,其北城垣保留较少,东城墙北段被破坏,南段为现代厂区;西城墙北段为现代厂区;南城墙东端被董岗西北的养殖场所占压,大城南城墙西端被赵村西南的砖厂取土破坏,取土坑现在属于南水北调干渠东侧的垫方范围,被全部垫平,取土坑东断崖暴露少量夯土残余,其走向为北向,推测此取土坑断崖残余夯土为残存的大城西城墙。综上,我们结合勘探确定大城整体形状呈横长方形,城址方向为北偏东15°,东西长约1000米,南北宽600米,面积60万平方米。经过解剖,大城城墙多残存基槽部分,基槽形状为倒梯形,槽深约1米,上口宽1米,底宽约0.4米。夯土质量较高,基槽内出土陶片为东周时期。大城城壕宽3~6米,深2~3米,城壕部分地方被汉代沟渠破坏,壕内包含物较少。大城年代为东周战国时期。 二、二里头时期城址内发现几处特殊遗存 圆形地穴式遗存 在中城中部偏东区域,发现了较为集中的二里头时期的灰坑,这批灰坑形制均为圆形,直径介于2~3.5米之间,填土多为质地紧密的红粘土,坑底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面上。坑壁、底较为规整,且均为袋状,年代为二里头二期晚段,处于中城繁盛阶段,经过解剖在部分坑内发现完整的猪骨架、石铲、未成年人骨架、龟壳等。该类遗存如此集中存在,是该时期第一次发现,具有重要意义。 发现集中出土卜骨的祭祀坑 H342,平面近圆形,打破小城北城墙基槽,坑内出土近20块卜骨,卜骨系牛肩胛骨,灼痕明显,性质应为祭祀坑,年代为二里头二期,这是目前发现的二里头时期单个遗迹出土卜骨最多的单位,具有重要意义。 首见二里头时期城墙内奠基遗存 在中城南墙基槽内发现一孩童骨骸,似与祭祀活动相关,这类现象在同时期其他遗址中未见。 三、发现商代大型建筑基址 商代大型建筑基址位于中城东南角,经勘探与发掘确认该建筑基址为回廊式建筑,东西长75米,南北长约40米,围成面积3000平方米。目前,已揭露出建筑轮廓:建筑方向为北偏东10°,其东部为取土坑,东廊尚保留宽1.5米,长约40米,不过从断崖剖面可知东廊基础约10米宽;南廊保存较多,保存长约70米,宽10米,尚保留夯土基础厚1米。南廊打破中城南墙。在南廊中部偏东的位置有一近2米的缺口,应该为门道。西廊揭露长约20米,宽10米,北廊大部分被西周和二里岗上层文化遗存破坏,二里岗上层文化遗存下约0.7米尚残存有夯土,目前北廊范围还不清楚,从发掘现状判断该夯土建筑应为回廊式建筑,中间为庭院,北部为主殿,门道在南。H99和H100打破建筑基址,H99和H100均为二里岗下层晚段,建筑基址包含物时代为二里岗下层早段,其下叠压二里头晚期文化层,因此,该建筑年代上限为二里岗下层早段,下限为二里岗下层晚段。8722am 3商代建筑基址剖面 8722am ,四、发现丰富的夏商时期文化遗存 东赵遗址目前清理的灰坑近500个,勘探水井近100个,清理12个,其它有墓葬、陶窑、水池等。灰坑形制多样,有圆形、长方形、不规则形等,灰坑性质主要有生活垃圾坑、祭祀坑、窖穴等,年代跨新寨、二里头、二里岗、西周几个时期。新寨期灰坑较少,小城城内及城外均有发现。二里头时期灰坑发现较多,性质也多样。二里岗时期灰坑主要分布于遗址南部高地、夯土建筑西北处,年代主要为二里岗下层至白家庄期,二里岗时期灰坑应亦在遗址北部有分布,但因现代平地取土活动使二里岗时期文化遗存几乎破坏殆尽,故而遗址北部难见到该时期遗存。西周时期灰坑因取土破坏,发现较少。目前东赵遗址清理水井12处,以二里头时期为主,二里岗时期水井发现较少。水井基本为长方形,深浅不一,一般深4~5米,最深10余米,井内一般出土较多的汲水器。 东赵遗址出土大量遗物,主要以陶器为主,有相当数量的石器,发现少量骨、蚌器。陶器器类多样,主要有深腹罐、花边罐、捏口罐、盆、甑、矮领瓮、小口高领罐、附加堆纹缸、觚、鬲、大口尊、豆、斝、碗等。石器以生产工具为主,主要有铲、斧、刀、镰等;骨器有骨匕、骨簪等;蚌器有刀、镰等。发现有商周时期的贝币。因发掘面积有限,目前尚未发现铜、玉器。 东赵遗址文化内涵十分丰富,遗存年代跨龙山文化晚期、新寨期、二里头文化一至四期、早商二里岗期、两周时期,年代序列完整,其中以二里头、二里岗时期文化遗存最为丰富;受发掘面积及后期破坏影响,龙山文化、新寨期、两周文化遗存较少。 总之,东赵遗址发现有大、中、小三个城址,发现有丰富的文化遗存。东赵遗址包含从龙山到东周多个时代,延续时间长,年代序列相对完整,无论对夏商时期年代谱系抑或郑州西北的区域聚落研究,都可提供新的材料及视角。 其次,东赵遗址小城为郑州地区嵩山以北发现的第一座确认的新砦期城址,该类遗存的发现,对解决新砦期文化面貌、性质及归属问题会有极大帮助。 第三,东赵遗址中城是为数不多的二里头时期新建城址,内涵丰富,诸如集中成片的圆形地穴式遗存、集中出土卜骨的祭祀坑、以及墙基槽内奠基遗存等现象在同时期其他遗址中未见;另外,该遗址内发现多条二里头时期环壕,可对研究二里头时期偏早阶段聚落设防及规划提供新的研究课题及材料。综合来看,东赵遗址中城应为郑州地区二里头时期一重要据点。 第四,遗址南部发现商代早期大型建筑遗迹,基本轮廓较清晰,面积达3000平方米,是目前发现规模仅次于偃师商城建筑基址,考虑到之前遗址内采集到的商代铜器,遗址内存有丰富的二里岗期遗存,我们推断东赵遗址为商代早期郑州商城西部一处重要聚落。此外,东赵遗址早商早段文化遗存内发现有岳石文化因素,对早商时期商夷关系研究也可提供新的材料。 第五,东赵遗址发现有两周时期文化遗存,特别是西周早期文化遗存的发现,为研究郑州地区西周文化,探讨西周封国管国提供新材料。 执笔:顾万发 雷兴山 张家强

2138acom太阳集团 ,正值麦收季节,像中原地区的数万个村庄一样,地处河南郑州西北郊的东赵,麦田里一派忙碌。小麦联合收割机缓缓地来回推进作业,脱粒所产生的尘雾随风徐徐飘散。 在麦田旁的一处工地上,考古发掘正有条不紊地进行。他们发掘的,就是今年先后入选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4年度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的东赵遗址。8722am 4 “三城记”东赵遗址重在学术价值 中原大地的黄土下,往往埋藏着令人惊喜的遗址。同二里头遗址一样,东赵遗址也位于嵩山以北的一个中原村庄。赵村分为东西两个自然村,“东赵”、“西赵”就此得名。东赵遗址所处的郑州市西北郊,遗址密布,被认为是解决中国青铜时代诸多重大学术问题的关键区域之一。 遗址处于丘陵与平原的接触地带,位于檀山东北的台地上,东距须水河约2公里,面积近100万平方米。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勘查、钻探,已认定这里的庄稼地下有古代遗存。经过2011年的复查,考古工作者初步判定东赵遗址存有城址。 2012年至今,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组成考古队,由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顾万发担任发掘领队,对该遗址进行了较大规模的田野工作。 经过长达三年的田野工作,考古队员在东赵遗址发现了龙山文化晚期、新砦期、二里头时期、早商二里岗期、两周时期等文化遗存。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新砦期、二里头时期、东周时期三座规模逐次扩大的城址,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上演了“城套城”。 在东赵遗址,没有出土令人眼前一亮的精品文物,也没有发现历史名人墓葬;但它的学术价值最为重要,它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文化谱系。对此,东赵遗址现场发掘负责人张家强的评语是:东赵遗址不仅发现了三座先秦时期的城址,而且发现了二里头文化一期遗存直接叠压打破新砦期遗存的地层关系,对深入研究新砦期遗存与二里头文化的关系以及早期夏文化的探讨均具有重大意义。同时遗址在2000多年的长时期内,文化序列发展非常连续且完整,对中原地区夏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体系的完备建立是非常重要的支撑。 凤毛麟角 二里头文化遗存浅埋 目前所见二里头文化城址,仅区区几座。东赵遗址中发现的二里头时期的城址,显得弥足珍贵。 在东赵遗址,似乎一铁锨下去就能直接挖到二里头文化遗址:在很多地方,遗址所在的地层距地面不过二三十厘米,像露天煤矿。考古队员告诉记者,昔日遗址地层的深度超过两米,由于取土变成了浅层,耕土层下,直接分布众多二里头时期的遗存。 在东赵遗址东北部,发现了一座新砦期的城址。该城址被称作“小城”,平面呈方形,面积约2.2万平方米。考古工作者对城址东、北及南墙三处解剖,发现三处解剖沟中城墙基槽均被二里头一期的壕沟打破,故而判定城址时间年代为新砦期早段,二里头一期时完全废弃。 “二里头一期早段的遗存,下面直接压着新砦期的城址。”张家强这样介绍叠压、打破的关系。东赵遗址二里头文化一期早段的遗存,可以弥补这一时期遗存较少的薄弱点。 位于东赵遗址中部的二里头时期的城址被命名为“中城”,城址方向为北偏东10°,平面基本呈梯形,面积为7万多平方米。 经过三处地点的解剖,已知城墙基槽内包含的陶片年代均为二里头二期,城址使用时期的壕沟底部出土的陶片也为二里头二期,墙基被二里头四期壕沟打破。 二里头时期的城址被数米宽的环壕包绕。城墙由夯土所筑,各处宽窄不一。墙基处一般宽达7—8米,南墙的最宽处能达到10米。东面城墙存在城门缺口。在这里,壕沟明显变窄,从原来的宽达6—7米变成了2—3米,城墙上有冲沟,因此可以大致判断,此处为二里头晚期的城门缺口,但被洪水冲毁,东赵遗址在二里头时期是否有宫殿等大型建筑?对此,张家强告诉记者,当时如果存在这类建筑,一般应分布在遗址中心区,但是东赵遗址由于村民取土所造成的影响,已使问题难于判定。 他带着记者走到遗址的中部区域。在此区域内遗存相对单一,其中已找到奠基的痕迹,而且还发掘出数口水井,因此大致判断为一个特殊的功能区;周边则有生活垃圾的灰坑,一些坑内填埋的是建筑废料。初步判断,这一片区域是二里头时期的建筑区,面积有2000多平方米。 深达数米的水井,壁上是一溜原始的脚窝。经过清理发掘后,脚窝清晰可见,似乎前不久,还有人沿着它们上下攀爬。 卜骨与“圣婴”特殊文化遗存耐人寻味 发掘者认为,东赵遗址二里头时期遗存中两处特殊文化遗存值得研究。其一为一座二里头文化二期的卜骨坑。卜骨均为牛肩胛骨,只灼而未钻,灼痕排列整齐。卜骨个体较大,大多长约30厘米,应为完整放置。这是目前发现的二里头时期单个遗迹出土卜骨最多的单位,对当时的占卜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张家强带着记者来到一处解剖沟,指着坑中一处明显摆放整齐的牛肩胛骨说,“现在看上去有些模糊了,但是刚挖掘出来时,卜骨上烧灼的痕迹特别明显。” 揭开起覆盖保护作用的塑料布,躺在二里头时期城址西南部分的城墙基槽内的是一具婴儿的骨架。张家强形象地称其为“圣婴”。 据悉,这种以一两岁大的纯洁无瑕的婴儿来为城墙奠基,被推测是当时的一种与神灵信仰有关的习俗。幼儿骨架被用于祭祀活动,这一现象在同时期的遗址中非常罕见。(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7月3日)

  2011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合作“中原腹心地区早期国家的形成与发展”课题,对东赵遗址进行了复查,初步判断东赵遗址存有城址。2012年春季又对一些重要遗迹进行了分析,确认遗址有龙山至商末周初文化遗存。

  2012年10月至2014年12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对东赵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与勘探。经过近三年的工作,累计发掘面积近6000平方米,勘探面积达70万平方米,在东赵遗址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发现。

发现大、中、小三座城址

  东赵小城位于东赵遗址的东北部,平面基本呈方形,长150米,面积2.2万平方米。城墙仅存有基槽部分,墙体破坏殆尽,城壕大多存在。经过解剖可知墙基宽4米左右,保留最深处近1.5米;基槽内夯土土质较为紧密,土色均为浅黄色,夯层较为清晰,层厚为5~8厘米,但夯窝较为模糊;城壕宽5~6米,深3~5米,壕沟底部均为淤土堆积。三处解剖沟的城墙基槽均被二里头一期沟打破,因此判断小城于二里头一期时废弃。同时在小城东墙基槽内发现的陶器均为龙山晚期,而在南墙与北墙基槽内包含有较多新砦期陶片,与小城同期的壕沟内出土陶片均为新砦期,判定小城始建年代为新砦期。